烂柯棋缘

真费事

首页 >> 烂柯棋缘 >> 烂柯棋缘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soxscc.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soxscc.org

大家在看 轮回在三千世界 佛本是道 我只想安心修仙 万界真武大帝 武侠世界里的强盗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永恒国度 大师兄又出极品了 仙山我作主 凡人修仙传
烂柯棋缘 真费事 - 烂柯棋缘全文阅读 - 烂柯棋缘txt下载 - 烂柯棋缘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第1024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陆山君?’

听到对方这个自称,沈介也是微微一愣,但他也没工夫想多余的事情了,因为陆山君身上衣衫的颜色已经开始浓郁起来,并且出现了黑色云纹,正是陆吾常有的扮相,并且有一种可怕的气息从对方身上弥漫出来,带给沈介强大的压迫感。

几十年未见,这陆吾,变得越来越可怕了,但如今既然被陆吾专程找上来,恐怕就难以善了了。

实话说,陆吾和牛霸天,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性子好爽,但这两妖即便在天下妖魔中,却都是那种最最可怕的妖怪。

沈介虽然半仙半魔,可个人而言其实更希望此时找上门来的是一个仙修,哪怕对方修为比自己更高一些都行,毕竟这是在凡人城内,正道多少也会有些顾忌,这就是沈介的优势了。

可陆吾这种妖怪,哪怕有当年一战在前,沈介也绝对不会认为对方是什么善良之辈,恰如对方根本就毫无顾忌地在释放妖气。

“陆吾,这城中二三十万人,你要在这里和我动手?你不怕……”

“嘿嘿嘿嘿……不管此城出了什么事,死了多少人,不都是你这魔孽沈介动的手嘛,和陆某又有什么关系呢?”

陆山君嘴角扬起一个可怖的弧度,露出里头惨白的牙齿,明明现在是人形,明明这牙齿都十分平整,却有种带着尖锐感的寒光。

陆吾张嘴欲噬人……

沈介明白了,陆吾根本不在乎城中的人,甚至可能更希望波及此城,因为对方伥鬼之道越是噬人就越强,当年一战不知多少妖魔死于此法。

一边的客栈掌柜早已经手脚冰凉,小心翼翼地后退几步之后拔腿就跑,眼前这两位可是他难以想象的绝世凶人。

陆山君的妖气如同火焰升腾,已经直接透出这客栈的禁制,升到了空中,天上乌云汇聚,城中狂风阵阵。

这种诡异的天气变化,也让城中的百姓纷纷惊慌起来,更是理所当然地惊动了城内鬼神,以及城中各道百家的修行中人。

城隍庙外,本方城隍面露惊色地看着天空,这汇聚的乌云和恐怖的妖气,简直骇人,别说是这些年较为安逸,便是天地最乱的那些年,在这里也不曾见过如此惊人的妖气。

“城隍大人,这可不是普通妖物能有的气息啊……”

一名儒生死死抓着手中的书,脸色略显苍白。

而在客栈内,沈介脸色也越发狰狞起来。

“你这个疯子!”

回应沈介的是陆山君的一声虎啸。

“嗷吼——”

这一刻,沈介居然直接遁光一闪,以遁术遁出客栈禁止,化为一道隐晦的遁光逃离,陆吾这家伙毫不在意其他,那么留在这城中的话,沈介不但不会有任何优势,反而会更加危险,以为鬼神和仙修,以及百家高人也不可忽视,再不走,很可能真的走不了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吼——”

陆山君一声虎啸震得客栈禁制摇晃,几乎在沈介遁走的那一刻,立刻就是化为一道妖光跟上,只不过在妖光升空的时刻,另有一重淡淡的光芒从客栈中汇拢,化为一卷字画追向天空的陆山君。

看着前方逃窜的沈介,陆山君抓住飞来的字画,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这字画是陆山君自己的所作,当然比不上自己师尊的,所以即便在城中展开,如果和沈介这样的人动手,也难令城池不损。

但陆山君陆吾真身如今早已今非昔比,对人间万物情绪的把控登峰造极,更是能无形之中影响对方,他就吃准了沈介的执念甚至是魔念,那便是痴心妄想地想要向师尊复仇,不会轻易葬送自己的性命。

“吼——”

几乎是还没等沈介离开城市范围,陆山君便直接动手了,咆哮中一道妖法喷吐出黑色火焰朝天而去,那种席卷一切的态势根本肆无忌惮,这妖火在沈介身后追去,居然化为一只黑色巨虎的大嘴,从后方吞噬而去。

沈介飞遁之中只是一回头,就觉得遍体生寒头皮发麻,这黑虎巨嘴中,居然人头攒动密密麻麻,各种混乱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充满怨气和戾气。

“呃啊——”“沈——介——”

“来陪我们……”

“不要走……”

只一个瞬间,沈介已经明白,这些都是曾经被陆吾吞噬的人!如果自己也被陆吾吃了,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可笑,可笑,太可笑了!那些仙人文士武道高人,皆自诩正道,却放任陆吾这样的绝世凶物存活世间,可笑可笑!’

这种时候,沈介却笑了出来,光是这威势,他就知道如今的自己,或许已经无法击败陆吾了,但陆吾这种妖怪,不管是存于乱世还是平和的时代,都是一种可怕的威胁,这是好事。

“陆吾,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沈介冷笑一声,朝天一指点出,一道电光从手中产生,化为雷霆打向天空,那滚滚妖云骤然间被破开一个大洞。

“嗷——”

一声虎啸从妖云中产生,云层化为一个巨大的人面虎头然后溃散,原来若是沈介一头扎入云中同样有危险,而此刻他破开这层障眼法,速度再次提升数成,才得以遁走。

陆山君的妖火和妖云都没能碰到沈介,但他却并没有懊恼,而是带着笑意,踏着风跟随在后,幽幽传声道。

“沈介,你何必跑呢,想必你也清楚,天地正气盛极,以你如今的状态,难有什么大作为,陆某不是个省油的灯,还不如让陆某吃了你,化为伥鬼之后,陆某再放你出来,即便在外死了,只要陆某愿意,你又能马上‘活过来’,这岂不是比你现在这样要保险嘛?”

“沈介,若是你被其他正道高人逮到,比如长剑山那几位,比如天界几尊正神,那必然是神形俱灭的下场,让陆某吞了你,是最好的,方便你行事啊,陆某可是念及旧情来帮你的啊——”

陆山君的话不断传来,扰乱着沈介的心智和情绪,他本已入魔,但却无法扫除这种干扰,反而越来越暴躁。

恐怖的气息逐渐远离城池,城中不论是城隍土地等鬼神,亦或是传统修士和文武百家之人都松了口气。

而沈介在急切遁之中,远方天空慢慢自发汇聚乌云,一种淡淡的天威从云中汇聚,他下意识抬头看去,似乎有雷光化为模糊的篆文在云中闪过。

“轰隆隆……”

天雷不偏不倚,直接打向沈介,即便他已经施法抵御依然难以抵挡全部,被雷光浇灌全身。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道雷霆落下,打得沈介无法再维持住遁形,这一刻,沈介心悸不已,在雷光中骇然抬头,竟然有种面对计缘出手施展雷法的感觉,但很快又意识到这不可能,这是天道之雷汇聚,这是雷劫形成的迹象。

“哈哈哈哈,沈介,连天也要灭你!”

“陆吾,你别高兴得太早了,雷劫汇聚,你自己也讨不了好!”

“那就看雷劫劈不劈陆某了!”

“吼——”

陆山君直接显出真身,巨大的陆吾踏云飞天,扑向被雷光缠绕的沈介,没有什么变化多端的妖法,仅仅返璞归真地挥爪尾扫,打得沈介撞山碎石,在天雷滚滚中打得山地震动。

被陆吾真身如同拨弄耗子一般打来打去,沈介也自知光逃根本不可能成功,也发狠同陆山君斗法,两人的道行都非同小可,打得天地间天昏地暗。

只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沈介发现有越来越多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们或者笑着,或者哭着,或者发出感慨,甚至还有人在劝解什么,他们全都是伥鬼,弥漫在相当范围内,带着亢奋,迫不及待想要将沈介也拖入陆吾肚中的伥鬼。

陆山君的思绪和念力已经铺展在这一片天地,带给无尽的负面,越来越多的伥鬼现身,他们中有的只是模糊的雾气,有的竟然恢复了生前的修为,无惧死亡,无惧痛苦,全都来纠缠沈介,用法术,用异术,甚至用爪牙撕咬。

沈介曾经近乎是仙道绝巅的人,后来入魔更是能与真仙匹敌,可是他竟然升起了恐惧感,如同凡人即将掉下深不见底的深渊。

但沈介不断提升自我,不断拼力抗争,甚至一定程度上突破自我,他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决不能死,一定要杀了计缘,比起当年天道崩坏之时,或许如今才更有可能杀死计缘。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沈介不相信计缘会老死,他不相信,或者说不甘心。

“计缘——”

癫狂的怒吼中,被捆住半个月之久的沈介带着绝死之势破出困境,“轰隆”一声炸碎雷云,穿过伥鬼,带着残破的身躯和魔念遁走。

就连陆山君也极为诧异,沈介濒死居然还有余力能脱困,但即便如此,不过是拖延死亡的时间罢了,陆山君吸回伥鬼,再度追了上去,拼着损伤元气,就算吃不掉沈介,也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而沈介此时几乎是已经疯了,口中不断低呼着计缘,身躯残破中带着腐朽,脸上狰狞眼冒血光,只是不断逃着。

天地间的景色不断变化,山、森林、平原,最后是水流……

“你他娘的还没死啊?给我下去——”

天空爆发一阵猛烈的巨响,一只弥漫着红光的恐怖手掌忽然从天而降,狠狠打在了沈介身上,刹那间在接触点产生爆炸。

“轰隆……”

沈介被老牛一掌打向大地上,然后又“轰隆”一声装碎一片山体,身躯不断在山中滚动,起初带得树断石裂,后面只是带起落叶枯枝,然后摔出一个斜坡,“噗通”一声落入了一条江面。

“老牛,你来干什么?”

陆山君声音略显不满,但老牛毫不在意,只是哈哈笑着。

“连条败犬都搞不定,老陆你再这么下去就不是我对手了!”

老牛还想说什么,却见到飞来的陆山君皱起了眉头,他看向江面。

“不好,渔船!”

陆山君虽然没说话,但也和老牛从天上急遁而下,他们刚刚竟然没有发现江面上有一条小渔船,而沈介那生死未知的残躯已经飘向了江中小船。

只是当二妖飞至江面上空之时,陆山君心中却猛然一跳,忽然止住了身形,老牛微微一愣还是冲向渔船和沈介,但很快也如同身遭电击半僵在江面上。

渔船内舱里走出一个人,这人身着青衫两鬓霜白,散漫的髻发由一根墨玉簪别着,一如当年初见,脸色平静苍目深邃。

沈介已经爬上了渔船,这一刻他自知绝对逃不过陆吾和牛魔王联手,即便看着“船夫”接近,竟然也没有想要杀他了。

“师……”

心情极度激动的陆山君正要拜见,忽然意识到什么,再次猛然冲向渔船,但计缘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陆山君的动作缓和下来。

“沈介,你不是一直想要找我么?”

气息衰弱的沈介身子一抖,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所谓渔夫,计缘的声音他毕生难忘,带着仇怨深刻心底,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你……计,计缘?嗬……嗬……你,果然没死,果然,还没死……”

“多谢牵挂,或许是对这红尘尚有留恋,计某还活着呢!”

计缘平静地看着沈介,既无嘲讽也无怜悯,似乎看得仅仅是一段回忆,他伸手将沈介拉得坐起,竟然转身又走向舱内。

沈介这一刻戾气狂涨,只想要冲向计缘将之杀死,但心中杀念极盛,可身子却没有动,看得踏波船边的陆山君和牛霸天也紧张不已,死死盯着沈介,只要他敢出手就会更快发动。

计缘再次出舱,手中多了一个瓷杯,里头是看起来有些浑浊的酒水,酒水虽浑,酒香却浓厚。

“计缘,难道你想劝我放下恩怨,劝我重新从善?”

沈介脸上露出冷笑,他自知现在对计缘动手,先死的绝对是自己,而计缘却露出了笑容。

“所谓放下恩怨这种话,我计缘是向来不屑说的,便是计某所立阴阳轮回之道,也只会报应不爽,你想报仇,计某自然是理解的。”

这令沈介微微诧异,然后手中就多了一杯酒,在他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计缘送酒的手已经抽了回去。

“只是你固然是想报仇,但纵然我计缘再无什么大法力,可在我弟子面前恐怕也是不能得手的,即便计某命令他不准出手,他也不会听的。”

计缘没有一直居高临下,而是直接坐在了船上。

“请你喝杯酒吧,计某自酿,人间醉,喝醉了或许可以骂我两句,如果忍得了,计某可以不还口。”

牛霸天看看全神贯注的陆山君,再看看那边的计先生,不由挠了挠头,也露出了笑容,不愧是计先生。

而沈介只是愣愣看着计缘,再低头看着手中浊酒,瓷杯都被他捏得咯吱作响,慢慢开裂。

“呵,呵呵呵呵……没想到,没想到到死还要被你羞辱……”

沈介将酒水一饮而尽,瓷杯也被他捏碎,本想不顾生死直接出手,但酒力却来得更快。

儿时欢乐、年少轻狂、逍遥自在、纵横一生有欢声有笑语,亦有儿女情长……

沈介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含着泪水,在酒杯碎片一片片落下的时候,身子也缓缓倒下,失去了一切气息……

良久后,坐在船上的计缘看向陆山君和老牛,见他们的神色,笑着解释一句。

“不是毒酒……”

喜欢烂柯棋缘请大家收藏:(m.soxscc.org)烂柯棋缘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吞噬星空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 师弟求你别修炼了 玄幻:这个死宅突然无敌了 我的大宝剑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大唐:开局错认李二为爹! 人在奥特:开局超神升级系统 见鬼,我居然是反派富二代他爹? 佟小曼欧泽野 王妃日日想和离 我靠装逼,当隐世宗门掌教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莽荒纪 直播:向往的赶海生活 五个校花女神堵门叫我爸! 八岁,我瞒着爸妈加入职业战队 灵气复苏:签到终极修炼天赋 联盟:我创造了历史 人在监狱:为了出狱研发机甲
经典收藏 少年医仙 盗天仙途 非凡洪荒 不死神凰 遮天 玄界之门 蛊真人 仙途凡路 天行缘记 参天 野鬼升仙 帝仙 我从凡间来 极品修仙高手 两仪道 寻情仙使 最强神医混都市 重生之都市 丈六金身 九界仙尊
最近更新 灵山笔记 山海八荒录 心魔种道 浩瀚玄黄 我在诸天找祥瑞 诸天修炼手册 我在修仙界直播修仙 大妖大人 大隐 九品仙路 我不可能是剑神 制符人 当卧底不讲武德 诡月双星 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 大虞囚刀纪 修仙也可以很科学 大隋武魂 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 诸天世界漫游
烂柯棋缘 真费事 - 烂柯棋缘txt下载 - 烂柯棋缘最新章节 - 烂柯棋缘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