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妩媚动人

墨九言

首页 >> 皇后妩媚动人 >> 皇后妩媚动人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soxscc.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soxscc.org

大家在看 和离后嫁给了大将军 失忆后的夫人又软又甜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皇后命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妙妻 狐狸精陆将军(女尊) 奇怪的先生们 神医弃女 韩三千苏迎夏免费阅读
皇后妩媚动人 墨九言 - 皇后妩媚动人全文阅读 - 皇后妩媚动人txt下载 - 皇后妩媚动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番外终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已是后半夜, 前院喧声渐消,内室被炭火熏开的梅花,散发轻轻浅浅的幽香。

烟烟方才被亲的七荤八素, 又被萧九年告之,他甚有天赋,烟烟好奇心甚重, 当然好奇他是如何天赋异禀。

两人还是男上女下的暧昧姿势, 烟烟惧寒, 故此萧九年今晨一早就命人烧了地龙, 此刻, 内室温热如阳春三月, 这对一个血气方刚, 且比寻常男子更有“天赋”的萧九年而言, 无疑是考验。

上辈子他等了她两年, 那两年可当真不太好过。

萧九年虽是自诩自制力惊人,但心尖上的姑娘在怀,他办不到坐怀不乱, 柳下惠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目光落在了美人微肿的红唇上, 萧九年俯身, 像是在惩罚烟烟招惹了他, 咬住了耳垂,可怜的小珍珠在男人唇.齿间变了样子。

烟烟吃痛,但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颤栗与酥麻更是令她备受煎熬,“哎呀, 疼……”

长嫂告诉她, 头一遭难免会疼, 萧九年又是武将, 自是比寻常男子更为勇猛一些,故此,长嫂还给她准备了一瓶药膏子。可万没想到,连耳朵也会疼。

烟烟红着小脸,很想催促萧九年,时辰不早了,是不是该办的事都赶紧办了?明儿还要去齐王府敬茶呢。

萧九年从烟烟身上下来,他平躺着,将烟烟圈入怀里,力道很大,似是存心不让她乱动,男人低哑着嗓子,“快睡,你听话。”

烟烟什么都准备好了,而且方才还是萧九年扒了她的衣裳,现在又说不要,她感觉被他给戏.弄了,“你……”

“哼!”

烟烟使劲翻了个身,背对着萧九年。

萧九年看出她的意图后,并没有制止她。

男人轻叹了口气,如此也好,省得被她撩的束手无措。

萧九年难免又想起上辈子烟烟刚刚失智那会,起初他可当真是忍的煎熬……

***

次日,太子与燕王被流放的消息已是满朝皆知。

齐王是在皇宫醒来的,得知太子昨夜逼宫,他整个人都是懵的,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直至回到齐王府,齐王仍觉得自己才将将醉酒梦醒。

今日新人要敬茶,齐王洗漱一番就来到了前院,却被小厮告之,“王爷,九爷派人过来送了口信,说是今日天寒地冻,这敬茶礼就免了。”

齐王,“……”

昨日不曾拜高堂,今日就连敬茶也免了?

齐王想要发作,但一想到昨夜是萧九年带兵救驾,且太子与燕王皆被流放,那么如今圣上的几个儿子当中,着实找不出成器的了,加之……萧九年身上也流着萧氏皇族的血,齐王免不了多想。

而且越想越是慌张激动。

这老九如今这般目中无人、嚣张横行,该不会是看上了那个位置吧?

齐王淡定的坐在藤椅上,年少时候他也想过那个位置,奈何本事有限,蹉跎了大半辈子只能当个闲散王爷,倘若萧九年当真坐上那个位置,那岂不是意味着他自己也间接的成了“太上皇”?

如此一想,齐王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美梦里不可自拔,非但没有怪罪萧九年,还命人给一对新人送去重礼,“来人!去本王私库取几件顶好的宝贝,给老九送过去,这两日天寒,就让他莫要来回奔波了,不必敬茶。”

***

烟烟醒时,察觉自己还在萧九年的怀中。

昨夜的委屈总算是得已好转,倘若她醒来时,已不见萧九年的人影,估计今日还得闹上一次。

九年哥哥的身段当真是极好看的,他的中衣敞开,半截胸膛外露,健硕修韧的肌理近在眼前。烟烟见此景,总是控制不知自己的手,她想要干点什么。

“醒了?”男人低醇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紧接着烟烟的.细.腰.被捏住,她被萧九年往上提了提,如此,两人就面对面,四目相对了。

第一次同床共枕,似乎并不是很陌生。

烟烟喜欢与萧九年亲近,但一想到昨夜还有一桩没有办完的事,烟烟又是一阵委屈,“你作甚呀?一会就要去给王爷敬茶,你还不快些起来。”

烟烟推了推萧九年,不准他再靠近。

只碰,却不吃,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嘛?

萧九年轻笑,明知她的小心思,但并不揭穿,“不必去敬茶了,你好生歇着,昨日累了多睡一会。”

烟烟心里嘀咕:昨日什么都没干,哪里累了?

萧九年此前并不受齐王待见,年少时候受了不少苦,不去敬茶也罢,反正烟烟也不是那种恪守礼节的人。

“我要起来!不睡了!”烟烟委屈顿生,萧九年还欠她一个洞房,她这样的人就是受不得半点委屈。

萧九年,“……”

烟烟的低落情绪持续到了第二日,这期间萧九年还去上值了,这无疑让烟烟更是抑郁。没有等到回门日,烟烟就带着她的陪嫁仆从,收拾了包袱先一步回了将军府。

女儿提前归来,大将军夫妇二人自然欢喜,但见烟烟似是不悦,宋家人也不敢多问。

宋熙唆使了宋家少夫人去问个明白。

作为嫂嫂,宋少夫人自是关切小姑子的婚后生活,她素来直接,便问,“烟烟,告诉嫂嫂,可是萧九年欺负你了?”

烟烟见到了自家人,所有委屈顷刻爆发了出来,扑入宋少夫人怀中,哭诉道:“他若是欺负我倒是好了!嫂嫂我心里苦!”

宋少夫人,“……”

小半个时辰后,宋少夫人总算是问出了所以然,她安抚了一会烟烟,就去见了自家夫君。

宋熙问道:“烟烟如何了?她与妹夫可是闹了矛盾?”

宋少夫人欲言又止,但她忍不住,“夫君,你千挑万选出来的妹夫……压根就不行啊!”

宋熙云里雾里,缓了小片刻才猛然惊觉,“噗-”喷笑了出来,简直就是幸灾乐祸。

这个乌龙闹大了……

宋熙狂喜之余,倒也觉得萧九年言而有信,还当真的打算等上烟烟两年。

***

雪过天霁,冬日艳阳高照。

萧九年的马车停在宋府大门外时,小厮以最快的速度通报了宋家人。

新姑爷登门,宋府立刻设宴。

“姑爷,将军与公子正在堂屋等着呢。”小厮恭敬道。

萧九年去了前厅,他知道烟烟因何跟他闹脾气,也怪他低估了烟烟对风月之事的执着。

宋将军越看萧九年越是满意。

太子与燕王被贬,皇后给宋将军施压,宋将军并未放在心上,太子能做出如此没脑子的事,注定成不了大器,大楚江山需得能人继任。

宋将军多看了萧九年几眼,思及圣上这两日对萧九年的态度,他的心绪更是千回百转。

“岳父,我要去见见烟烟。”萧九年无心聊其他,他也知道宋将军想要跟他说什么。

宋将军只好暂时作罢,再者,他也不便直接问出萧九年今后的打算,万一萧九年当真想要那个位置……

“也好,这丫头脾气大,嫁人了也如往常一样,你多担待些。”宋将军嘴上虽这样说,但对烟烟没事就往娘家跑的“坏毛病”很是满意。

萧九年离开之时,对宋熙点头示意。

宋熙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萧九年喊他一声兄长,莫名失落。

“父亲,咱们就这样让萧九年去见妹妹了?”宋熙问。

宋将军瞪了他一眼,“不然呢?烟烟嫁人了,咱们宋家不可能护着她一辈子,她日后过的如何,得看她的夫君了。”

***

“小姐!小姐!姑爷他来了!”水墨撩开珠帘兴奋道。

她当然不会揭穿,自家小姐这都等了许久了。

烟烟正趴在小几上发愣,一听这话,立刻坐直了身子,露出一副高冷漠然之态。

萧九年一踏足闺房,就看见了小妻子冷漠的一张脸,“都出去,无我吩咐,不得进来。”

水墨与水画会意,两人离开时顺便合上了房门。

烟烟不想表现的小气家子,但就这样和好,又显得很没面子,可萧九年一靠近,她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你、你来作甚?”

萧九年对旁人一向没甚耐心,烟烟是个例外,“今晚我跟回去,嗯?”

小姑娘可能根本不懂什么叫夫纲,萧九年又说,“烟烟,你已经嫁给了我,是我妻子,以后不可随便离开我,听见了么?”

嫁、妻子……

烟烟脑子全是这些字眼,她仰面质问,“不过就是有名无实罢了!”

萧九年唇角一抽,高大的身段突然前倾,将烟烟一点点的逼到了软榻上,“不准闹了,再闹就当场办了你!”

他已经够煎熬了,小混账还这般撩拨,萧九年并不认为自己一定能等到两年之后。

烟烟才十四,胸无大志,没甚尔虞我诈的心思,她就是个一时间陷入情网的痴傻女子,被这话一挑.逗,立刻就红了小脸。

萧九年挨近的很近,突然,烟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蹭了蹭,她睁大了眼,想起了嫂嫂同她说过的那些事……

“你、你不是不行吗?”烟烟语无伦次。

萧九年拧眉,“……”

他还没试,她这就说他不行了?

这时,门外响起水墨的声音,“小姐,姑爷,前院开席了。”

明日才是回门日,但宋府没有那样多的规矩,姑娘与新姑爷登门,自然是要设宴。

又因着天色已黑,晚饭过后,宋将军提出让小夫妻两人就住在宋府。按着大楚民间规矩,新婚夫妇不宜在娘家同住一屋,故此,下人给新姑爷收拾了客房。

此事让隔壁的齐王陷入深深的郁闷之中。

萧九年不给他敬茶,老丈人家倒是跑的勤快!

***

次日才是真正的回门宴,宋将军一大早就命人在巷子口点燃了炮竹。

开席时,隔壁齐王府一家子也都被邀请了过来,萧九年鲜少饮酒,但还是陪着宋将军喝了几杯。

宋熙不断给宋将军使脸色,男席上几人,萧九年也就只给宋将军几分面子,要想灌醉他套话,只能是宋将军出手了。

宋家百年忠烈,一身傲骨,即便太子是宋将军的嫡亲外甥,宋将军深知太子秉性,也并未扶持。眼下朝中都在流言蜚语,称萧九年有篡位之心,故此,宋将军这才出此下策。

大半个时辰后……

齐王没能挺住,最先醉倒昏睡了过去。

几位公子随后缴械投降。

宋熙喝到快吐了,也不见萧九年有任何醉态,他站起身,面带笑容,身子摇摇晃晃,醉态百出,“父亲,我敢保证,九年不是那种人!九年是我的看好,放眼京城……不!放眼大楚,没人比他更优秀!”

说着,宋熙也倒下了。

宋将军神智不清,也觉得儿子所言在理,笑了笑也眯了过去。

萧九年起身离席,淡淡扫了一眼昏睡一片的众人,吩咐道:“来人,将王爷与宋将军安顿好。”

这几人想要问什么,他心知肚明。

皇位……

他哪里真的想坐?

无人能胜任,他这个老祖宗只能重操旧业,万不能将萧氏皇朝被一群不肖子孙败光了。

***

回府的路上,烟烟远离了萧九年些许,虽然他身上的酒味不难闻,但烟烟不喜萧九年饮酒。

“往哪儿跑?过来。”

萧九年长臂一伸,将小妻子捞进怀里,眼下正当是一年之中最严寒的时候,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倒是别样舒坦。

烟烟拧着小眉头,控诉道:“听说,我爹爹与阿兄都醉昏过去了?你怎能那样?”

萧九年耐着性子替自己辩解,“是他们非要灌醉我的,又非我主动,奈何酒量不够,烟儿是不是错怪我了?”

烟烟,“……”

她不答话,萧九年静静抱了一会,就在烟烟以为两人相安无事时,耳垂突然落入虎口,小珍珠被人咬住,又疼又烫。

烟烟本能的缩起脖子,可下一刻她的脖颈也沦陷了,此时的萧九年比寻常热切的多。

烟烟又惊又怕,洞房还没成,总不能就在马车里……

“你不要这样,我还在生气呢!”

萧九年低低轻笑,到底没有继续如何,埋首深吸了几口女儿香,低低道:“你乖些,不要与我生气,过阵子我带你回“家”,到时候你与我再把那桩事给办了。”

他当然不会再等两年。

就算是他等得了,烟烟也不会等。

烟烟只当萧九年是喝醉了,什么叫过阵子回家?他们眼下不正是要回家么?

***

转眼冬去春来,又到了烟烟生辰,这一年她十五了。

萧九年虽然没与她做真正夫妻,但每晚必然回府睡觉,烟烟自诩是个美人,倒也没有怀疑萧九年在外面寻花问柳,加之她已经数次见识到萧九年的男儿本色,也不再怀疑萧九年有某方面的隐疾。

但新婚夫妻之间,每晚同床共枕,她难免想入非非。

一日没圆房,她总觉得有一个未了的心愿。

这一天早朝,老皇帝当众颁布了一道圣旨,因他膝下无出息子嗣,遂将太子之位给了萧九年。

历朝历代,倒是有这样先例,过继亲王子嗣继承大统,加之萧九年如今手握重权,又有将军府全力支持,朝中即便也人提出异议,但改变不了老皇帝的决策。

但老皇帝绝口不提过继一事,他可不敢让太.祖父给他当子嗣。

又过了几个月,等到时机成熟,朝中再无异议之时,老皇帝又下一道禅位圣旨,昭告天下退位让贤。

***

得知自己当上皇后的烟烟是懵的。

她从没有这样大的野心抱负,起初对萧九年好,也是因着她梦见过上辈子的一些事,知道萧九年对她好。

后来少年愈发俊朗无俦,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家,喜欢俊美男子也实属正常。

被宫人簇拥着来到未央宫时,烟烟环视四周,总觉得有种身处梦境的不真实感。

老皇帝退位,后宫的妃嫔们也皆被遣散,只留下几名太妃陪伴左右,眼下的后宫几乎是空置着的。

“娘娘,皇上待您当真极好,奴婢听说这未央宫曾是天齐帝特意为他的皇后打造,后来便成了历代皇后的住所。”水墨笑道。

谁又能想到,曾经齐王府最不受待见的外室子,会坐上大楚龙椅的位置上。

其实,烟烟并不喜欢萧九年当皇帝。

皇帝都有三宫六院,她不喜别的女子挨近他的男人。

入住未央宫的当日,烟烟神情黯然,胸口堵闷得慌,还时常会冒出阵阵酸楚,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了,这个地方似乎会让她悲春伤秋。

就好像,她曾在这里丢失过什么最宝贵的东西,或是错失过什么人。

“皇上驾到!”殿外,立侍尖锐的声音响起。

烟烟还未参加正式的封后大典,身上穿的还是寻常时候的衣裳,她梳着妇人发髻,但容貌娇妍稚嫩,妩媚中带着些许稚气,一身粉色衣裙衬的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精致的小姑娘,无半分皇后的威严。倒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美人,让男子瞧见了就想好生呵护。

萧九年着一身帝王玄色常服,衣摆绣着龙抓,宽大的腰封配以腾龙墨玉,换了这一身衣裳,整个人透着肃重与威严,还有不可忽视的矜贵。

“都退下吧。”萧九年吩咐道。

烟烟可能有些认生了,不知如何与这样的九年哥哥相处,支吾了片刻方才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萧九年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因为动作过猛,撞疼了烟烟的小鼻子,男人垂眸看着她,“你我之间不必这般。”

烟烟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你、你怎的来了?不是应该在御书房见大臣么?”

萧九年哪会不知她的小情绪?

政务枯燥,他上辈子就已经不喜皇权,如今也是无奈之举,自己的江山,自己不守,谁来守着?

昨年去岁,萧九年已经暗中查过所有皇嗣直系血脉,没有一个是可以扶起来的。

他只好自己上阵。

萧九年轻笑一声,哄道:“任何事都没有你重要。”

情话一惯动听,十五岁的小姑娘更是受不住这样的甜言蜜语。

烟烟羞涩的低头,嘟囔道:“以后宫里进了新人,你还不是会遗忘我?”

下巴被男人轻轻挑起,萧九年如今是年轻的体魄,但芯子却不是,有些事还是直接了当比较好,“你早日给朕生两个孩子,朕已下旨废除选秀,以前只有你一个,现在只有你,以后也只有你。”

烟烟,“……”她大概要醉了,这样的情话,怎么听都不厌的。

突然,烟烟身子腾空,她被萧九年打横抱起。

萧九年仿佛对未央宫了如指掌,轻车熟路就抱着她来到了寝殿床榻上,玉钩滑落,幔帐轻垂,萧九年不再忍了,他虽然才想起前世不久,但他与烟烟之间仿佛已经隔开过漫漫时间长河,历经百年,终于她又来到了他的身边。

烟烟期待已久的事,没想到会发生的这样猝不及防。

她还没泡花瓣澡,也没换上勾人的薄纱睡裙,可萧九年根本不给她准备的机会,以唇代替手,不一会功夫,就将她扒了一干二净。

萧九年起初给足了耐心,到底是不舍她初次承.宠,待到他埋首那处,察觉到烟烟被撩的迷迷糊糊之时,萧九年直.探.桃花.穴……

***

烟烟做了好些梦。

那些梦冗长,且又悠远。

可当她醒来时,又记得不太清楚了,只余迷糊朦胧的印象。

她身子很痛,就好像被马车辗轧过一遭,那事半点不如她想象的美好,到了后面,萧九年倒是面容欢喜,她却是丝毫不曾察觉到妙处。

“醒了?还疼么?”

萧九年太清楚她有多娇气,昨夜他的确是失控了,越是折腾的她泪眼汪汪,他却是难以自控。

真是白活了一辈子。

烟烟的桃花眼润着泪,呆呆的看着萧九年,哑声控诉,“昨晚,你怎的那样?”她怎么求,他都不依。

萧九年轻笑,“下回不了,朕给你上药。”

烟烟不答话,死猪不怕开水烫,任由新帝伺候着她沐浴更衣,新帝上朝后,她还是无力的躺着,累的只想躺到天荒地老。

***

烟烟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她又做梦了。

这一次,她的梦不再是混沌一片,也不是无数个画面交织。

她看见了年少时候的萧九年,可又不像是萧九年。

那少年一身锦缎长袍,面容冷清无温,手握一把宝剑,身形清瘦高大。

烟烟是仰视着他的,她还小,个头也矮,只能挨到少年的腰肢,“你长的可真好看。”

这是烟烟见到少年时的第一句话。

那少年孤傲的要命,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

画面突然一转,烟烟看见自己大婚的场景,在梦里的大婚,她似乎并不高兴,帝王心事重重的盯着她的眉目,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丢下一句话就走出了内殿,“你若不同意,朕不会逼你。”

梦里的烟烟,胸口顿时抽痛……

这时,画面变成了暮色十分,她光着脚丫子,身子骨不太利索,也不顾宫人劝阻,四处喊着一个名字。

“萧昱谨你在哪儿?”

“萧昱谨,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萧昱谨,你快回来!”

蓦的,那绝望的疼痛将烟烟唤醒,她猛然间坐起身来,泪落如雨。

帝王下朝了,他一踏足内殿,就见烟烟从床榻上下来,赤着玉足,像是使出所有力气朝着新帝一路狂奔,直直撞入他的怀里---她心之所向的地方……

(终)

※※※※※※※※※※※※※※※※※※※※

姑娘们,文文到这里彻底完结啦,感谢大伙一路走来的陪伴与支持,鞠躬~

那个……全定的姑娘能不能帮我打一个五星(十分)呀,帮我上一个完结榜单,拜托啦,下个月可以抽奖的时候,还会抽一次哦。

PS:接档文《美貌是长久之计》下周开文,感兴趣的姑娘到时候可以瞅两眼,期待下次的相逢,么么么哒~

感谢在2020-08-21 17:19:08~2020-08-22 18:0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超爱苏苏 20瓶;别动我的芝士丸子 10瓶;一世迷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皇后妩媚动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小说!

喜欢皇后妩媚动人请大家收藏:(m.soxscc.org)皇后妩媚动人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抢着宠 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我靠种田成了团宠 莽荒纪 无上神帝 我靠装逼,当隐世宗门掌教 快穿之大佬拿了渣女剧本 大明之第一厂公 绑定王者红包群以后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人在奥特:开局获得战斗仪 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 团宠福宝的七零年代 顶级神豪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天价宠婚:霍总的小娇妻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唐砖 开局快递奖励顶级跑车
经典收藏 养妻为患:妖孽魅君别纠缠 绝色妃语:王爷快一点 轻舟已过万重山 庶女凶猛:纨绔太子妃 雷人俏王妃:爆笑五公主穿越系列 宁小闲御神录 艳客劫 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魔女打脸攻略 小鹿萌萌哒:上神,请矜持 锦绣弃妻 嫡女不好惹:大明小医妃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农家小相公 战王独宠:杀手王妃千千岁 锦堂归燕 瓜田李夏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凡女逑仙 天医凤九
最近更新 魑魅魍魉(鬼修) 小侯爷的垂髫娇 养成病娇暴君后我渣了他 快穿攻略之她又美了飒 云其深 [神雕侠侣]当郭芙努力搞事业(过芙) 神妃在上之溺宠偏执夫君 风起鹿阳 摄政王的掌中雀飞走了 天医凰媂 锦衣为夫 朕非美人,亦无疯骨 神君今天种树吗 快穿之云微游记 穿成修仙文里的假千金 团宠福晋带大佬们去修仙 历劫我是认真的 梦神赋 死对头总想撸我! 龙三公主琼莲
皇后妩媚动人 墨九言 - 皇后妩媚动人txt下载 - 皇后妩媚动人最新章节 - 皇后妩媚动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